•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李友亮与朱才林欠款合同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合同纠纷

    李友亮与朱才林欠款合同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8/7/29 11:01:40

    上诉人朱才林因与被上诉人李友亮、原审被告朱宝龙欠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宁民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293日和10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朱才林的委托代理人凌嘉璐、姚汉康,李友亮的委托代理人朱德前、朱宝龙的委托代理人王继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
      关于李友亮与朱宝龙1998423日在转单协议中有关朱宝龙以凯迪拉克轿车抵押给李友亮、抵押金额为50万元的约定,由于车辆系动产,且债务人朱宝龙已将该车移交给债权人李友亮占有,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符合动产质押的法律特征而不符合抵押的法律特征,因此应认定为质押。双方当事人此后在还款协议中所作的车辆系质押的表述是正确的。根据本院在二审期间查明的事实,虽然该车车主系香港人钟新昌,但朱宝龙根据钟新昌1996915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有权对该车行使质押、变卖等处分权,因此李友亮与朱宝龙1998423日关于对该车进行质押以及2000710日关于将该质押的汽车作价人民币50万元转让给李友亮冲抵货款的约定均应认定为有效。车辆作为动产,并无法律明文规定其必须以登记过户作为交付,因此应当按照我国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规定,以转移占有为交付,并在当事人之间发生所有权转移的法律效力。因此,由于此前该车就已转移占有,因此李友亮与朱宝龙在约定以车抵款之时,朱宝龙对李友亮50万元的债务就已抵销,故朱宝龙对李友亮的主债务应为37万元,朱宝龙应按约承担37万元的还款责任和违约责任。朱宝龙并应根据还款协议的约定,有义务向李友亮提供车辆的所有相关手续,协助其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并承担车辆转出所有费用。

    在一审审理期间,对双方抵押折价的轿车,李友亮认为,双方协议中约定的抵押折价的凯迪拉克轿车车主为香港人钟新昌,有该车的行车证为证,朱宝龙并不是车主,其无权抵押,双方实际至今亦未办理过户手续,该车抵押无效。朱宝龙认为,凯迪拉克轿车车主名为香港人钟新昌,但实际车主是朱宝龙,现仍愿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朱宝龙没有证据证明。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的还款协议中涉及汽车抵押折价的内容,因该车车主为香港人钟新昌,朱宝龙无权处分该财产,故双方此约定属无效条款,除此以外的协议内容合法有效,朱宝龙、朱才林应按协议履行。主债务人朱宝龙未按协议履行,应承担87万元的还款责任及违约责任。朱宝龙认为双方“各款还款计划逾期7日不能履行,则该月款项双倍偿还”的约定过分高于李友亮的实际损失,请求法院予以减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肆条第壹款、第贰款的规定,考虑双方债务108万元产生的时间及双方以汽车折抵50万元债务系无效约定等因素,违约金的双倍约定过分高于李友亮的实际损失,应适当减少至56.34万元。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朱才林作为担保人承担的是一般保证责任,并非连带保证责任,但因朱宝龙的实际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应视为朱宝龙不能履行债务的条件已成就,朱才林主张其有先诉抗辩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应在保证范围内即时承担履行主债务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李友亮主张的2000711日前的利息损失,因不在保证范围之内,故不应予以支持。李友亮于朱宝龙、朱才林偿还债务后三日内,将凯迪拉克轿车(黑车牌号:苏E20522)返还朱宝龙。另双方有关汽车抵押折价条款无效,故李友亮负有返还汽车的义务。诉讼费用应根据李友亮的主张,由败诉方各自承担,违约金减少部分的诉讼费用由双方各半承担。据此,原审法院判决:朱才林对朱宝龙债务870000元及该款的利息(50万元自2000711日始,3万元自200141日始,3万元自200151日始,3万元自200161日始,3万元自200171日始,3万元自200091日始,3万元自2000101日始,3万元自2000111日始,3万元自2000121日始,2万元自200111日始,3万元自200121日始,3万元自200131日始,5万元自200181日始,朱宝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偿还原告债务870000元并承担违约金563400元,合计1433400元。上述款项的利息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至2002327日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即时承担履行及赔偿的保证责任。朱才林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朱宝龙追偿。驳回李友亮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870元、保全费5520元,李友亮负担案件受理费4454元,朱宝龙、朱才林负担案件受理费16416元、保全费5520元。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8423日,李友亮(甲方)与朱宝龙(乙方)订立转单协议约定:甲方将100吨的日本产的1.5×38mm粘胶纤维转卖给乙方,货款合计人民币108万元;乙方收到正本提单后10天内付人民币28万元,余款80万元在50天内支付;乙方以美国产凯迪拉克轿车(黑车牌号:苏E20522)抵押给甲方,抵押金额为50万元。同日,朱宝龙收到李友亮100吨的粘胶纤维正本提单一份。此后,朱宝龙未按协议约定给付货款。同年107日,朱宝龙以其货款无法收到帐,向李友亮书面承诺10月底归还,但亦未按期归还。2000710日,就上述粘胶纤维转单协议货款之事,朱宝龙(甲方)、李友亮(乙方)及担保人朱宝龙之兄朱才林(丙方)三方达成还款协议书约定:甲方应支付乙方货款人民币108万元,延期到2001731日前归还,具体还款计划为19984月质押的汽车作价人民币50万元转让给乙方冲抵货款,200077日还款20万元,余款分13次每月支付3万元直至2001731日全部还清;甲方有义务向乙方提供车辆所有相关手续,协助乙方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并承担车辆转出所有费用;如第一条下各款还款计划逾期7日不能履行,则该月款项双倍偿还;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承担主债权及利息的保证责任,保证期限至债务履行期满之日止;发生争议时,任何一方均可向各自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2000725日、2001112日,李友亮分别收到朱宝龙还款20万元、1万元,合计21万元,此后余款一直未还。另双方协议约定的抵押车辆一直在原告处,双方一直未办理转让过户手续。李友亮在朱宝龙不履行还款义务、多次向朱才林催要无果情况下,于200181日向原审法院起诉。对以上事实,双方当事人不持异议。
      朱才林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对担保人的担保范围认定有错。20007月,李友亮和朱宝龙因货款纠纷发生争议,双方就有关1998423日所欠108万货款重新达成《还款协议书》。根据该《还款协议书》第一条之规定:19984月朱宝龙质押给李友亮的凯迪拉克轿车(E-20522)作价50万转让给李友亮冲抵货款,即108万货款由凯迪拉克轿车冲抵掉50万以后,剩下主债务58万。《还款协议书》又对该58万债务约定了分13次偿还;并约定由上诉人自200077日起对该13次还款予以担保。《还款协议书》签订以后,上诉人按约分两次付给被上诉人李友亮人民币21万元,故所剩债务为人民币37万元。但是,原审判决却认定双方协议中涉及汽车抵押折价的内容属无效条款,又以此认定朱宝龙的实际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应视为朱宝龙不能履行债务的条件已成就,上诉人主张其有优先抗辩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应在保证范围内即时承担主债务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上诉人在《还款协议书》中承担的是一般担保责任,担保期限为每笔债务履行期满后的六个月。李友亮在200181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该《还款协议书》中对还款期限的约定,其中:2000831日前、2000930日前、20001031日前、20001130日前、20001231日前、2001131日前6次还款的最后履行期,在被上诉人李友亮起诉时均已超过上诉人的担保期限,而一审法院无视事实,将上诉人的一般保证责任转换为连带保证责任,并将所有债务一并判令由上诉人承担,这样的判决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不公正的。19984月,朱宝龙与李友亮达成轿车质押事宜,并将该轿车实际交付给李友亮使用的事与上诉人无关,因此,无论该质押是否有效,均不在上诉人200077日的担保期限之内,也不在上诉人的担保范围之中。上诉人担保的主债务指向是《还款协议书》中从200077日起分13次还款的58万债务。原审判决混淆了该协议中主债的界限,把98年的质押行为和2000年的分期还款行为这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掺合在一起,擅自扩大了上诉人的担保范围,这样的认定是错误的,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一审法院判令上诉人承担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是没有依据的。李友亮是个人,他根本没有放贷的权利,而且《还款协议书》中对利息的计算并没有约定,充其量李友亮的损失只是同期银行存款利息,故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承担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是错误的。请求:原审诉讼费和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依法撤销原判并依法予以改判。
      另李友亮在一审中主张,在债务履行期间以及之后,朱宝龙不履行还款义务、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其要求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法院都无法送达,因而要求朱才林承担连带保证还款责任。朱宝龙、朱才林认为,朱宝龙住所一直未发生变更,仍实际居住在张家港市杨舍镇花园浜二村20206室,故朱才林享有先诉抗辩权。经李友亮申请,原审法院调查核实,张家港市杨舍镇花园浜二村20206室的楼上下邻居均证明,朱宝龙已有三、四年不居住20206室,具体居住地不明。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李友亮主张朱宝龙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其要求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的事实足以认定。
      在二审庭审中,朱宝龙为证明其有权处分凯迪拉克轿车,提交了钟新昌于1996915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其上载明授予朱宝龙对凯迪拉克轿车拥有占有、使用、租赁、变卖、抵押或质押的处分权;朱宝龙同时还提交了李友亮于1998323日收到该车及其行驶证、98税证等的收条。对此,李友亮当庭承认钟新昌的授权是存在的,不否认朱宝龙有处理权,但认为朱宝龙并未行使处分权,一直不办理过户手续,所有权不发生转移。
      关于李友亮针对前6次还款的起诉是否已经超过朱才林的担保期限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批复意见,对分期履行的债务,保证期间的起算应当自最后一笔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故朱才林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一般保证人朱才林的先诉抗辩权的行使是否应当受到限制的问题,虽然债务人朱宝龙在二审期间租赁了房屋,但综合考虑朱宝龙在一审期间无固定住所、法院须公告送达以及租赁住所的短期性等因素,仍应认定其符合我国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项规定的“债务人住所变更,致使债权人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的情形,一般保证人朱才林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原审判决朱才林即时承担履行主债务及其相应利息的判决是适当的。朱才林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支持。

      被上诉人李友亮在庭审中辩称:因朱宝龙的实际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应视为朱宝龙不能履行债务的条件已成就,上诉人主张具有优先抗辩权的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的一般保证责任应转换为连带保证责任,其应在保证范围内即时承担履行主债务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且这次朱才林上诉,朱宝龙仍然是公告送达上诉状副本,这就说明同胞哥哥朱才林都找不到同胞弟弟朱宝龙,更进一步证明朱宝龙下落不明,朱才林要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应为主债务履行期满之日起6个月,即《还款协议书》写的108万元主债务分14次偿还期满之日起6个月,李友亮于200181日向法院起诉,才是期满之日起6个月开始,并没有超过担保期限,这6个月是主债务履行期满之日起6个月,而不是上诉人所说的每笔债务履行期满之日起6个月,上诉人所说的前6次还款超过担保期限,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质押凯迪拉克轿车(E-20522)50万元,虽是19984月,但朱宝龙未执行,李友亮未认可,仍写进了20007月三方达成的《还款协议书》,如果李友亮认可了,这50万元质押轿车款冲抵主债务108万了,是不会再写进《还款协议书》的,因此主债务仍是108万元,不是58万元,担保范围也未变,是108万,不是58万元。且质押凯迪拉克轿车,一直未办过户等手续,香港的钟新昌也一直未追认,属无效条款,无论是从19984月,还是从20007月到现在,无效条款自始至终都未有法律约束力。朱才林、朱宝龙的行为是恶意赖帐的行为,朱才林上诉完全是故意拖延时间。因此,主债务未变,担保范围也未变。故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担保范围是正确的。本案由合同货款转变成了欠款,根据法律规定,如债务人故意长期拖欠,债权人要求补偿利息的,处理时可参照国家银行借贷率计算利息。一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依法分段计算,并做到按年按月按日计算,是十分准确的。
        为证明朱宝龙并非具体居住地不明,朱宝龙还提供了一份署名“秦春”与朱宝龙于200245日订立的、租赁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16102室、租期为12个月的房屋租赁协议及7000元房租收据一张。对此,李友亮提交了张家港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和张家港市房地产管理处出具的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16102室的户主和房屋所有权人均为陶炯铭的户籍证明和房屋所有权证存根,认为朱宝龙提交的房屋租赁协议是虚假的,并请求本院对朱宝龙租赁住所予以调查核实。20021011日,本院派员去张家港市进行了调查核实。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居委会证实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16102室已改为3102室,他们了解的该室原承租户叫黄大功,已搬走;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路103号联众信息社负责人秦春承认房屋租赁协议是她和朱宝龙签的,称是房主委托她出租房子,并承认7000元的房租收据是9月份补开的。本院调查人员还在西门新村3102室向朱宝龙进行了询问,朱宝龙称其是通过信息公司租房的,是今年4月份搬进的,未去居委会登记,户籍所在地花园浜二村20206室的房子现由其前妻居住。对此,李友亮仍坚持认为该房屋租赁协议是伪证;同时认为,即使该房屋租赁协议是真实的,那么也证明朱宝龙无固定住所、住所变更、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困难。
        基于朱宝龙对李友亮的主债务被认定为37万元这一事实,担保人朱才林的保证范围也应认定为37万元。而且,即使不考虑以车抵款抵销50万元债务的情节,由于此前对李友亮的50万元债权既存在保证又存在质押这种物的担保,根据我国担保法第贰十八条关于“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朱才林的保证范围也应认定为37万元。朱才林应根据2000710日还款协议的约定,在保证范围内承担履行主债务37万元及200091日始相应款项利息损失的保证责任。朱才林关于担保范围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其要求按同期银行存款利息计息的上诉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不当,本院予以改判。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贰、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朱才林的其余上诉请求。

    撤销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宁民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
      朱宝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友亮提供凯迪拉克轿车(黑车牌号:苏E20522)的所有相关手续,协助其办理该车过户手续并承担车辆转出所有费用。
      朱宝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偿还李友亮债务370000元并承担违约金370000元,合计740000元;

    朱才林对朱宝龙债务370000元及其利息(3万元自200091日始,3万元自2000101日始,3万元自2000111日始,3万元自2000121日始,2万元自200111日始,3万元自200121日始,3万元自200131日始,3万元自200141日始,3万元自200151日始,3万元自200161日始,3万元自200171日始,5万元自200181日始,上述款项的利息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至20021025日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友亮即时承担履行及赔偿的保证责任。朱才林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朱宝龙追偿。
      一审案件受理费20870元、保全费5520元,由李友亮负担案件受理费12789元,朱宝龙、朱才林负担案件受理费8081元、保全费5520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20870元,由李友亮负担12789元,朱宝龙、朱才林负担8081(二审案件受理费已由朱才林预交,本院不再退还;应由李友亮、朱宝龙负担的部分,待本判决履行时由李友亮、朱宝龙一并给付朱才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上诉人朱才林因与被上诉人李友亮、原审被告朱宝龙欠款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宁民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293日和1014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朱才林的委托代理人凌嘉璐、姚汉康,李友亮的委托代理人朱德前、朱宝龙的委托代理人王继敏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1998423日,李友亮(甲方)与朱宝龙(乙方)订立转单协议约定:甲方将100吨的日本产的1.5×38mm粘胶纤维转卖给乙方,货款合计人民币108万元;乙方收到正本提单后10天内付人民币28万元,余款80万元在50天内支付;乙方以美国产凯迪拉克轿车(黑车牌号:苏E20522)抵押给甲方,抵押金额为50万元。同日,朱宝龙收到李友亮100吨的粘胶纤维正本提单一份。此后,朱宝龙未按协议约定给付货款。同年107日,朱宝龙以其货款无法收到帐,向李友亮书面承诺10月底归还,但亦未按期归还。2000710日,就上述粘胶纤维转单协议货款之事,朱宝龙(甲方)、李友亮(乙方)及担保人朱宝龙之兄朱才林(丙方)三方达成还款协议书约定:甲方应支付乙方货款人民币108万元,延期到2001731日前归还,具体还款计划为19984月质押的汽车作价人民币50万元转让给乙方冲抵货款,200077日还款20万元,余款分13次每月支付3万元直至2001731日全部还清;甲方有义务向乙方提供车辆所有相关手续,协助乙方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并承担车辆转出所有费用;如第一条下各款还款计划逾期7日不能履行,则该月款项双倍偿还;债务人不能履行债务时,保证人承担主债权及利息的保证责任,保证期限至债务履行期满之日止;发生争议时,任何一方均可向各自所在地人民法院起诉。2000725日、2001112日,李友亮分别收到朱宝龙还款20万元、1万元,合计21万元,此后余款一直未还。另双方协议约定的抵押车辆一直在原告处,双方一直未办理转让过户手续。李友亮在朱宝龙不履行还款义务、多次向朱才林催要无果情况下,于200181日向原审法院起诉。对以上事实,双方当事人不持异议。
      在一审审理期间,对双方抵押折价的轿车,李友亮认为,双方协议中约定的抵押折价的凯迪拉克轿车车主为香港人钟新昌,有该车的行车证为证,朱宝龙并不是车主,其无权抵押,双方实际至今亦未办理过户手续,该车抵押无效。朱宝龙认为,凯迪拉克轿车车主名为香港人钟新昌,但实际车主是朱宝龙,现仍愿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朱宝龙没有证据证明。
      另李友亮在一审中主张,在债务履行期间以及之后,朱宝龙不履行还款义务、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其要求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法院都无法送达,因而要求朱才林承担连带保证还款责任。朱宝龙、朱才林认为,朱宝龙住所一直未发生变更,仍实际居住在张家港市杨舍镇花园浜二村20206室,故朱才林享有先诉抗辩权。经李友亮申请,原审法院调查核实,张家港市杨舍镇花园浜二村20206室的楼上下邻居均证明,朱宝龙已有三、四年不居住20206室,具体居住地不明。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李友亮主张朱宝龙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其要求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的事实足以认定。
      原审法院认为,双方的还款协议中涉及汽车抵押折价的内容,因该车车主为香港人钟新昌,朱宝龙无权处分该财产,故双方此约定属无效条款,除此以外的协议内容合法有效,朱宝龙、朱才林应按协议履行。主债务人朱宝龙未按协议履行,应承担87万元的还款责任及违约责任。朱宝龙认为双方“各款还款计划逾期7日不能履行,则该月款项双倍偿还”的约定过分高于李友亮的实际损失,请求法院予以减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一十肆条第一款、第贰款的规定,考虑双方债务108万元产生的时间及双方以汽车折抵50万元债务系无效约定等因素,违约金的双倍约定过分高于李友亮的实际损失,应适当减少至56.34万元。双方在合同中约定,朱才林作为担保人承担的是一般保证责任,并非连带保证责任,但因朱宝龙的实际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应视为朱宝龙不能履行债务的条件已成就,朱才林主张其有先诉抗辩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其应在保证范围内即时承担履行主债务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李友亮主张的2000711日前的利息损失,因不在保证范围之内,故不应予以支持。另双方有关汽车抵押折价条款无效,故李友亮负有返还汽车的义务。诉讼费用应根据李友亮的主张,由败诉方各自承担,违约金减少部分的诉讼费用由双方各半承担。据此,原审法院判决:朱才林对朱宝龙债务870000元及该款的利息(50万元自2000711日始,3万元自200091日始,3万元自2000101日始,3万元自2000111日始,3万元自2000121日始,2万元自200111日始,3万元自200121日始,3万元自200131日始,3万元自200141日始,3万元自200151日始,3万元自200161日始,3万元自200171日始,5万元自200181日始,上述款项的利息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至2002327日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即时承担履行及赔偿的保证责任。朱才林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朱宝龙追偿。朱宝龙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偿还原告债务870000元并承担违约金563400元,合计1433400元。李友亮于朱宝龙、朱才林偿还债务后三日内,将凯迪拉克轿车(黑车牌号:苏E20522)返还朱宝龙。四、驳回李友亮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0870元、保全费5520元,李友亮负担案件受理费4454元,朱宝龙、朱才林负担案件受理费16416元、保全费5520元。
      朱才林不服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法院对担保人的担保范围认定有错。20007月,李友亮和朱宝龙因货款纠纷发生争议,双方就有关1998423日所欠108万货款重新达成《还款协议书》。根据该《还款协议书》第一条之规定:19984月朱宝龙质押给李友亮的凯迪拉克轿车(E-20522)作价50万转让给李友亮冲抵货款,即108万货款由凯迪拉克轿车冲抵掉50万以后,剩下主债务58万。《还款协议书》又对该58万债务约定了分13次偿还;并约定由上诉人自200077日起对该13次还款予以担保。《还款协议书》签订以后,上诉人按约分两次付给被上诉人李友亮人民币21万元,故所剩债务为人民币37万元。但是,原审判决却认定双方协议中涉及汽车抵押折价的内容属无效条款,又以此认定朱宝龙的实际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应视为朱宝龙不能履行债务的条件已成就,上诉人主张其有优先抗辩权的理由不能成立,应在保证范围内即时承担主债务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其实,19984月,朱宝龙与李友亮达成轿车质押事宜,并将该轿车实际交付给李友亮使用的事与上诉人无关,因此,无论该质押是否有效,均不在上诉人200077日的担保期限之内,也不在上诉人的担保范围之中。上诉人担保的主债务指向是《还款协议书》中从200077日起分13次还款的58万债务。原审判决混淆了该协议中主债的界限,把98年的质押行为和2000年的分期还款行为这两个不同的法律关系掺合在一起,擅自扩大了上诉人的担保范围,这样的认定是错误的,损害了上诉人的合法权益。李友亮在200181日向一审法院提起诉讼,根据该《还款协议书》中对还款期限的约定,其中:2000831日前、2000930日前、20001031日前、20001130日前、20001231日前、2001131日前6次还款的最后履行期,在被上诉人李友亮起诉时均已超过上诉人的担保期限,而一审法院无视事实,将上诉人的一般保证责任转换为连带保证责任,并将所有债务一并判令由上诉人承担,这样的判决是违反法律规定的,不公正的。上诉人在《还款协议书》中承担的是一般担保责任,担保期限为每笔债务履行期满后的六个月。一审法院判令上诉人承担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是没有依据的。李友亮是个人,他根本没有放贷的权利,而且《还款协议书》中对利息的计算并没有约定,充其量李友亮的损失只是同期银行存款利息,故一审法院判决上诉人承担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是错误的。请求:原审诉讼费和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负担。依法撤销原判并依法予以改判。
      被上诉人李友亮在庭审中辩称:因朱宝龙的实际居住地已发生变更,致使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应视为朱宝龙不能履行债务的条件已成就,上诉人主张具有优先抗辩权的理由不能成立,上诉人的一般保证责任应转换为连带保证责任,其应在保证范围内即时承担履行主债务87万元及2000711日始相应款项银行流动资金贷款利息损失保证责任。且这次朱才林上诉,朱宝龙仍然是公告送达上诉状副本,这就说明同胞哥哥朱才林都找不到同胞弟弟朱宝龙,更进一步证明朱宝龙下落不明,朱才林要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期间应为主债务履行期满之日起6个月,即《还款协议书》写的108万元主债务分14次偿还期满之日起6个月,李友亮于200181日向法院起诉,才是期满之日起6个月开始,并没有超过担保期限,这6个月是主债务履行期满之日起6个月,而不是上诉人所说的每笔债务履行期满之日起6个月,上诉人所说的前6次还款超过担保期限,是没有法律依据的。质押凯迪拉克轿车(E-20522)50万元,虽是19984月,但朱宝龙未执行,李友亮未认可,仍写进了20007月三方达成的《还款协议书》,如果李友亮认可了,这50万元质押轿车款冲抵主债务108万了,是不会再写进《还款协议书》的,因此主债务仍是108万元,不是58万元,担保范围也未变,是108万,不是58万元。且质押凯迪拉克轿车,一直未办过户等手续,香港的钟新昌也一直未追认,属无效条款,无论是从19984月,还是从20007月到现在,无效条款自始至终都未有法律约束力。因此,主债务未变,担保范围也未变。故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担保范围是正确的。本案由合同货款转变成了欠款,根据法律规定,如债务人故意长期拖欠,债权人要求补偿利息的,处理时可参照国家银行借贷率计算利息。一审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依法分段计算,并做到按年按月按日计算,是十分准确的。四、朱才林、朱宝龙的行为是恶意赖帐的行为,朱才林上诉完全是故意拖延时间。
      在二审庭审中,朱宝龙为证明其有权处分凯迪拉克轿车,提交了钟新昌于1996915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其上载明授予朱宝龙对凯迪拉克轿车拥有占有、使用、租赁、变卖、抵押或质押的处分权;朱宝龙同时还提交了李友亮于1998323日收到该车及其行驶证、98税证等的收条。对此,李友亮当庭承认钟新昌的授权是存在的,不否认朱宝龙有处理权,但认为朱宝龙并未行使处分权,一直不办理过户手续,所有权不发生转移。
      为证明朱宝龙并非具体居住地不明,朱宝龙还提供了一份署名“秦春”与朱宝龙于200245日订立的、租赁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16102室、租期为12个月的房屋租赁协议及7000元房租收据一张。对此,李友亮提交了张家港市公安局城中派出所和张家港市房地产管理处出具的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16102室的户主和房屋所有权人均为陶炯铭的户籍证明和房屋所有权证存根,认为朱宝龙提交的房屋租赁协议是虚假的,并请求本院对朱宝龙租赁住所予以调查核实。20021011日,本院派员去张家港市进行了调查核实。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居委会证实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新村16102室已改为3102室,他们了解的该室原承租户叫黄大功,已搬走;张家港市杨舍镇西门路103号联众信息社负责人秦春承认房屋租赁协议是她和朱宝龙签的,称是房主委托她出租房子,并承认7000元的房租收据是9月份补开的。本院调查人员还在西门新村3102室向朱宝龙进行了询问,朱宝龙称其是通过信息公司租房的,是今年4月份搬进的,未去居委会登记,户籍所在地花园浜二村20206室的房子现由其前妻居住。对此,李友亮仍坚持认为该房屋租赁协议是伪证;同时认为,即使该房屋租赁协议是真实的,那么也证明朱宝龙无固定住所、住所变更、李友亮要求其履行债务困难。
      本院认为:
      关于李友亮与朱宝龙1998423日在转单协议中有关朱宝龙以凯迪拉克轿车抵押给李友亮、抵押金额为50万元的约定,由于车辆系动产,且债务人朱宝龙已将该车移交给债权人李友亮占有,根据我国担保法的规定,符合动产质押的法律特征而不符合抵押的法律特征,因此应认定为质押。双方当事人此后在还款协议中所作的车辆系质押的表述是正确的。根据本院在二审期间查明的事实,虽然该车车主系香港人钟新昌,但朱宝龙根据钟新昌1996915日出具的授权委托书,有权对该车行使质押、变卖等处分权,因此李友亮与朱宝龙1998423日关于对该车进行质押以及2000710日关于将该质押的汽车作价人民币50万元转让给李友亮冲抵货款的约定均应认定为有效。车辆作为动产,并无法律明文规定其必须以登记过户作为交付,因此应当按照我国民法通则和合同法的规定,以转移占有为交付,并在当事人之间发生所有权转移的法律效力。因此,由于此前该车就已转移占有,因此李友亮与朱宝龙在约定以车抵款之时,朱宝龙对李友亮50万元的债务就已抵销,故朱宝龙对李友亮的主债务应为37万元,朱宝龙应按约承担37万元的还款责任和违约责任。朱宝龙并应根据还款协议的约定,有义务向李友亮提供车辆的所有相关手续,协助其办理车辆过户手续并承担车辆转出所有费用。
      基于朱宝龙对李友亮的主债务被认定为37万元这一事实,担保人朱才林的保证范围也应认定为37万元。而且,即使不考虑以车抵款抵销50万元债务的情节,由于此前对李友亮的50万元债权既存在保证又存在质押这种物的担保,根据我国担保法第二十八条关于“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物的担保的,保证人对物的担保以外的债权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朱才林的保证范围也应认定为37万元。朱才林应根据2000710日还款协议的约定,在保证范围内承担履行主债务37万元及200091日始相应款项利息损失的保证责任。朱才林关于担保范围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但其要求按同期银行存款利息计息的上诉主张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李友亮针对前6次还款的起诉是否已经超过朱才林的担保期限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批复意见,对分期履行的债务,保证期间的起算应当自最后一笔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故朱才林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一般保证人朱才林的先诉抗辩权的行使是否应当受到限制的问题,虽然债务人朱宝龙在二审期间租赁了房屋,但综合考虑朱宝龙在一审期间无固定住所、法院须公告送达以及租赁住所的短期性等因素,仍应认定其符合我国担保法第十七条第三款第()项规定的“债务人住所变更,致使债权人要求其履行债务发生重大困难”的情形,一般保证人朱才林不得行使先诉抗辩权。原审判决朱才林即时承担履行主债务及其相应利息的判决是适当的。朱才林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亦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不当,本院予以改判。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贰、三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朱才林的其余上诉请求。

    撤销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1)宁民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
      朱宝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友亮提供凯迪拉克轿车(黑车牌号:苏E20522)的所有相关手续,协助其办理该车过户手续并承担车辆转出所有费用。
      朱宝龙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偿还李友亮债务370000元并承担违约金370000元,合计740000元;

    朱才林对朱宝龙债务370000元及其利息(3万元自200091日始,3万元自2000101日始,3万元自2000111日始,3万元自2000121日始,2万元自200111日始,3万元自200121日始,3万元自200131日始,3万元自200141日始,3万元自200151日始,3万元自200161日始,3万元自200171日始,5万元自200181日始,上述款项的利息均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计算至20021025日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李友亮即时承担履行及赔偿的保证责任。朱才林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朱宝龙追偿。
        一审案件受理费20870元、保全费5520元,由李友亮负担案件受理费12789元,朱宝龙、朱才林负担案件受理费8081元、保全费5520元。
      二审案件受理费20870元,由李友亮负担12789元,朱宝龙、朱才林负担8081(二审案件受理费已由朱才林预交,本院不再退还;应由李友亮、朱宝龙负担的部分,待本判决履行时由李友亮、朱宝龙一并给付朱才林)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