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咨询热线:13921406767
    江宁区律师

    盐池县合伙债务追偿权纠纷

    当前位置 : 首页 > 合同纠纷

    盐池县合伙债务追偿权纠纷

    * 来源 : * 作者 : 江宁区律师 * 发表时间 : 2018/1/29 21:48:18

    原告陈喜诉被告石学军合伙债务追偿权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喜的委托代理人李净、被告石学军及其委托代理人马生荣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本院认为,原告向张汉利借拾伍万元用于盐池县重生石厂合伙入股资金属于个人债务,是原告入股资金陆拾万元中的一部分,该债务不属于审计账中的负债应付款,也不属于协议中约定的由被告石学军承担的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和亏损额,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合伙债务追偿权的诉讼请求,原告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来证实,故本院不予支持。为此,原告向张汉利偿还借款后无权向被告追偿,本院应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陆拾肆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若干规定》第贰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陈喜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叁千叁佰元,由原告陈喜负担。

    经审理查明,2008年3月24日,原、被告合伙开办盐池县重生石厂,2008年8月5日,原告向张汉利借款拾伍万元,被告在借条上签字“陈喜、石学军平台沙石厂担保,证明人石学军”。2013年3月26日,张汉利将原告诉至本院,本院以(2013)盐民初字第34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原告偿还张汉利借款本金拾伍万元,违约金叁万元,本案原告不服上诉至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后中院驳回起诉,维持原判。2014年12月25日,原告将拾伍万元偿还给张汉利,违约金予以免除。该借款原告于2008年8月6日交给盐池县重生石厂负责财务的黎吉祥,该厂2008年5月-2009年3月的股东入账明细表记载,陈喜入股陆拾万元,其中包含这拾伍万元,证实原告将借张汉利的拾伍万元用于与被告合伙开办沙石厂的入股资金,后本案被告因合伙纠纷将本案原告诉至本院,经本院调解,形成(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调解书第三项约定,合伙期间内的债务及亏损额由石学军承担。原告认为该笔资金属于约定的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和亏损额。现原告将被告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原告陈喜诉称,2008年3月24日,原告与被告合伙开办盐池县平台重生石厂,在合伙经营期间为保障石料厂正常经营,原告经与被告石学军商量向张汉利借款拾伍万元投入到合伙经营的沙石厂,并书面约定“月息肆千伍佰元,按月清息,担保期限为借款期限满两年,借款人如不按期履行还款义务,向出借人支付违约金为借款数额的20%”。石学军在借条上签字“陈喜、石学军平台沙石厂担保,证明人石学军”。2013年张汉利就上述借款连本带利共计拾捌万元以陈喜一人为被告向盐池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你院于2013年9月5日判决陈喜一人承担上述借款及利息共计18万元。事实上,2009年,原告与被告因石料厂合伙纠纷诉至盐池县人民法院,2012年7月23日,经法院主持调解,双方达成协议的其中一条:被告陈喜承担在合伙期间内亏损额拾伍万元,于2012年9月30日给原告石学军一次性付清,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及亏损额由原告石学军承担。虽然张汉利的借款借条中注明借款人是陈喜,但是有证据证明上述借款确实用于原、被告双方经营石料厂,该债务应当属于上述调解协议中约定的由石学军承担的合伙期间的债务。张汉利起诉陈喜民间借贷一案生效后,2014年12月25日,陈喜按照判决已经向张汉利支付了拾伍万元借款本金,叁万元违约金张汉利自动放弃。故原告依法向被告石学军行使合伙债务追偿权,请求本院依法判令被告偿还原告为其垫付的合伙资金拾伍万元,并由被告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对原告申请本院调取证据,本院认定如下:

    对证据1,原告认为是周转资金,被告认为是入股资金。本院认为,该款是原告借张汉利拾伍万元,并交给双方合开的石料厂财务部门,在入股收据中记载是原告的入股资金陆拾万元中的一部分,其借款用于入股。对证据2,原告质证后认为借款和明细中载明的拾伍万元不是同一时间,这拾伍万元不属于入股资金,被告质证后认可其为入股资金。本院认为,该证据能够证实原、被告合伙开办石料厂的入股情况,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原告质证后认为这拾伍万元属于合伙企业周转借款,应认定为合伙债务。被告质证后认为不是合伙期间的共同债务。本院认为,该证据说明石料厂的外借款情况,而不是审计认可的石料厂的负债情况,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信。

    被告石学军辩称,.在法院多次审理中,原告陈喜也未提出这拾伍万元属于合伙资金。我认为原告所诉的拾伍万元不属于合伙债务,我不应当承担,该笔拾伍万元不是合伙帐内债务,这个有审计的数字,双方认可的共同经营的债务壹佰肆拾肆万贰千玫佰元,这里面并没有原告所诉的拾伍万元。

    对被告提交的证据(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一份。原告质证后认为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本院认为,该份调解书是双方当事人真实的意思表示,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2013)吴民终字第395号民事判决书一份。原告质证后认为对该份判决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本院认为该判决维持本院的(2013)盐民初字第342号民事判决书,由原告向张汉利偿还借款拾伍万元,本院对该证据予以认可。对证据.收据原件3份。原告质证后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不能否定陈喜为合伙事务外借周转资金的事实。本院认为,该份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认证。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明以上事实:

    (2013)盐民初字第341号民事判决书,该份判决书依据(2010)盐民初字第952号民事卷宗中石学军自认的伍万元,(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综合认定该伍万元系合伙期间的周转资金。

    (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卷宗第47页财务收取记账一份,载明:2008年8月6日,今收到陈喜交来周转资金壹拾伍万元整,收款人黎吉祥、石建山,属实,陈喜、石学军签字。(2010)盐民初字第952号民事卷宗由石学军出示的书证证明中,证明被告石学军认可本案拾伍万元用于双方进行石料厂经营的事实。

    (2013)盐民初字第342号民事判决书、2014年12月25日张汉利收取陈喜拾伍万元收据一份,证实陈喜已经向张汉利履行了还款义务。(2010)盐民初字第952号民事卷宗由石学军出示的书证证明中,书证写明陈喜的这笔借款,是双方共同经营借款。

    (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协议第三项证实合伙期间的债务由石学军自行承担。

    本院依据原、被告的当庭陈述,结合原、被告当庭举证和原告申请本院调查的证据、及双方对本院调取证据和原、被告双方提交证据的质证意见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本院对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原告申请本院调取的证据分析认定如下:

    对原告提交证据.(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卷宗第47页财务收取记账一份。被告认可,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2.(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一份,被告认可,但认为该笔借款不属于合伙期间的帐内债务。本院认为该款是原告的陆拾万元入股资金中的拾伍万元,不属于本院(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第三项中写明的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对被告质证意见予以采信。对证据(2013)盐民初字第342号民事判决书、2014年12月25日张汉利收取陈喜拾伍万元收据一份,被告质证后认为,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本院认为,该证据能够证实原告已偿还张汉利借款15万元,本院予以采信。对证据.(2013)盐民初字第341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被告质证后认可,但没有认可这伍万元用于共同经营,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该份判决符合证据的三性,本院予以采信,但与本案无关。

    被告石学军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后认为,对于证据1.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是该证据内容不完整,应当是(载明:2008年8月6日,今收到陈喜交来周转现金(入股购立轴破碎机、输送带等)人民币壹拾伍万元整,收款人黎吉祥、石建山,属实,陈喜、石学军分别签字),并非陈喜借来的双方共同经营资金,该笔是交来,并非借来。对证据2.(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协议第三项应当为:被告陈喜承担在合伙期间内亏损额拾伍万元,于2012年9月30日给原告石学军一次性付清,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及亏损额由被告石学军承担。该笔帐内是指经法院指定的审计事务所审计的账目,该账目由陈喜、石学军、会计黎吉祥、出纳石建山共同签字确认的,该账目中的对外借款不包括股东的个人入股借款,陈喜该笔拾伍万元借款不在该笔账目之中。对证据3.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需要说明的是入股资金不属于合伙债务,属于实收资本,实收资本在审计账目中记载明确。对于证据4.(2013)盐民初字第341号民事判决书已经上诉,后在吴忠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口头调解,我放弃上诉,但是我并没有默认该伍万元是用于共同经营,与陈喜其他个人借款无关。

    被告对以上证据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该笔拾伍万元只能证明原告入股陆拾万元,被告入股陆拾万零壹千元,财务上按照相应的入股金额都开具了收据,只证明是入股资金,不是负债。证据3.该份证据是审计报告中应收应付款说明中最后一页,该证据是原案当时案件审理时指定审计事务所出具的审计报告的部分内容,只说明原告个人对外借款的情况,不是合伙期间的共同债务。该份材料只是用于辅助调解工作,后经法院主持调解,我们达成了由陈喜承担经审计的合伙的帐内部分亏损拾伍万元

    被告石学军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以下证据证明以上事实:

    .收据原件3份,证实平台重生石场对外借款及股本融资的财务真实格式、及状况。

    (2013)吴民终字第395号民事判决书一份,证实陈喜的150000元借款属于其个人借款。

    (2011)盐民初字第511号民事调解书一份,证实法院确认了陈喜与石学军共同经营的平台重生沙石厂负债情况处理及双方共同承担的责任。

    原告对以上证据质证后认为,对于证据1.用于证明2008年8月5日陈喜为合伙企业向张汉利借周转现金拾伍万元,并于2008年8月6日交于合伙财务部门。对证据.用于证明陈喜与石学军合伙开办石料厂,陈喜共投资入股陆拾万元。上述入股资金分别于2008年5月9日入股肆拾万元,5月30日入股伍万元,9月19日入股拾伍万元。因此被告石学军以2008年8月5日,陈喜借张汉利的拾伍万元视为入股款的说法不能成立。对证据.用于证明被告石学军早在与陈喜处理合伙纠纷时提交的平台重生石厂外借款情况说明中明确自认,2008年8月5日陈喜借张汉利拾伍万元为合伙企业周转外借款。

    原告申请本院调取证据.收据一张,证实原、被告合伙开办沙石厂,原告于2008年8月6日交给合伙财务部门拾伍万元用于周转。证据2008年5月-2009年元月入股明细,用于证明陈喜与石学军合伙开办石料厂,原告陈喜共投资入股陆拾万元,被告石学军共投资入股陆拾万零壹千元。证据3.盐池县平台重生石厂外借款情况说明,

    原告对被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后认为,对证据1.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对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该份调解书记明:被告陈喜承担在合伙期间内亏损额拾伍万元,于2012年9月30日给原告石学军一次性付清,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及亏损额由原告石学军承担。该份调解书将双方如何承担债务进行了明确的约定,因此陈喜只有义务承担一个拾伍万元,没有义务承担合伙期间帐内的债务。对证据认为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认为判决是审理的张汉利及陈喜之间的民间借贷纠纷,因为借款人署名只有陈喜一人,因此法院并没有追加石学军为被告,对于案外第三人的起诉不能直接否定合伙内部关系存在的客观性。对证据.该份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无异议,对其关联性及证明目的有异议,原告及被告之间系公民之间的合伙,他们的财务管理有着一定的松散性,原告所偿还的张汉利的拾伍万元的周转资金也是由合伙聘用的财务管理人员收账并出具收据证明陈喜交来周转现金,因此上述证明并不能否定陈喜为合伙事务外借周转资金的事实。